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琪的博客

说说心中话,交交好朋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敌我不分  

2012-04-01 14:29:35|  分类: 农场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敌我不分 - 安琪 - 安琪的博客






       养鸡的生活让我自由自在,与大田班脱离了关系,每天游离在家属区内。我们养鸡班有了四个伙伴:何振建、黄曰葵、韩敏礼加我。何振建、黄曰葵是我同校同学,韩敏礼特别老实。大家都是70届的,加上徐金宝上调了好像家中没了大人,我们几个好开心,大家相处的很融洽。我们养鸡一般来说总有三批鸡在饲养中,因为鸡出口后鸡棚要消毒要干燥些日子,所以总有一人在休息,休息期间可以帮别人干点活也可以不帮,反正我们属于“个体”性质的,每人承包自己的一群鸡,一群鸡在1500只左右。

    夏日到了,宿舍旁的河里长满了水葫芦,水葫芦现在好像很讨人的厌成为了灾难。其实我们那时都喜欢水葫芦,它的花是雪青色的,有点像我们现在在水中种的凤信子差不多。每支花好似由一朵朵的小花串起来,娇小秀气。我天天早晨都会先到河畔,摘些水葫芦的花插在玻璃瓶里放在床边的箱子上,然后再去做别的事情。几个小姑娘整天嘻嘻哈哈开心着,感到生活还是美好的!

    这天指导员老沈把我叫到连部办公室。老沈大概四十多岁,是当年围垦造田时留下来的干部,家属在我们农场的锁厂里工作。连长老严别看他咋咋忽忽的,我们没有一个人怕他的,他说话我们可以顶嘴,他也不会给你小鞋穿找你的麻烦。老沈就不同了平时话很少,一般时候都在连部办公室里看报看文件。农忙起来他不像老严与大家一起下地干活,只是拿着个话筒在田边为大家鼓劲。在我的记忆中他的衬衫永远是雪白的。但是老沈有种威严连队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怕他,有许多的人看见他都是绕道走的,因为他手中掌握着每个人的生杀大权——上调。

    老沈对我说:连部决定让钟碧琪去饲养连队的猪,就住在你们宿舍里。钟碧琪原来是社会青年,在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被里弄里弄到农场来的,是连队的监督对象。其丈夫是现行反革命分子,被判了十二年的徒刑。她本人在弄堂里有个外号叫“的王”,因为那个时候一般人都穿布的衣服,的确良上市价钱也不菲,所以没有几个人有的,钟碧琪因为全部穿的确良而得名。我不知什么时候成为了连队的治保委员,所以老沈说让我好好的监督钟碧琪。临走前老沈对我说:不管钟碧琪怎样总是年纪大了,给她安排个下铺。我回到了宿舍里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,显然谁也不高兴我们中间来个外人,还是个监督分子。我说老沈要求给她个下铺。我们宿舍一共四张双人床,所以大家都睡下铺的。黄曰葵二话没说就让出了自己的床位。第二天钟碧琪来了大家相对无言,工作生活照常进行着。

     起初我们几个人还有些拘谨,可过了几天一切又照旧了。那时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煤油炉经常自己改善一下生活。这天韩敏礼教我们做酒酿,先把饭烧好再把酒药放进去拌好后在中间挖个洞,然后用被子包好等它发酵。到了晚上酒酿做好了,不知为什么我做的一锅里那洞边上有一圈粉红色的米。黄曰葵说:她妈妈说过这是神仙走过了吃了有好运的。几个人听完三下五除二把我的酒酿挖走了一大半。我回头看到钟碧琪在灯光下看着我们闹,灯光很弱她看上去形影相吊的有些可怜。我不知怎么就说:你也吃一点。她连连摇手,我走了过去挖了一些给她。过了几天老沈来了把我叫到我们宿室隔壁的仓库里,问我钟碧琪的表现怎样。我说挺好的没什么。老沈说有什么事情及时向连部汇报。临走前老沈关照了一声说:不要一天到晚的嘻嘻哈哈的。我站在那不知他是何意。黄曰葵过来在我耳边悄悄的说:老沈和你说话时钟碧琪在宿舍里把耳朵贴在墙边偷听。当时我有些不高兴,怀疑我背后说你坏话吗?转眼一想反正我什么也没说偷听了更好。反而感到释然了。

    蔬菜班的老苏与我挺好的,只要看到向我招招手不是给我几个番茄就是几根黄瓜,这天他给了我一捆青菜。因为我还存着几根香肠,我们几个人就开始烧菜饭。饭烧好了韩敏礼暗暗的指着钟碧琪说要给她吃吗?我感到一个宿舍里住着,我们都吃她一个人没吃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况且钟碧琪没有煤油炉从来不烧东西。于是我就点点头,韩敏礼马上盛了一碗给她。又过了几天老苏问我荠菜要吗?我就势问他要了一些青菜,回来大家一起包馄炖。包好后同样给了钟碧琪一碗。

     两天后老沈把我叫到连部办公室,严肃的和我谈话。说我敌我不分,让你监督坏人你却和她不分你我吃吃喝喝。辜负了领导对你的信任。希望你回去好好的反省,今后不要出现这样的情况。以后钟碧琪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。我从连部出来百思不得其解,吃点菜饭两个馄炖怎么了。钟碧琪能干什么坏事,要么她把那五头猪给毒死。我看她除了喂猪就是织毛衣,要么偷偷的在帐子里哭,人家已经很可怜了。丈夫在监狱里,儿子一年到头也看不见。真是的!一路上我又在想是谁去回报的,黄曰葵不会、何振建不可能、韩敏礼每次看到老沈马上掉头就走也不可能。到底是谁呢?

    回到宿舍除了钟碧琪一个人也不在。钟碧琪小声的对我说:以后你们吃东西不要给我,家属区人多嘴杂,这样对你不好!我一听眼泪都要下来了,真是敌我不分了!

    后话,文革后钟碧琪的丈夫得到了平反,其全家移居美国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