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琪的博客

说说心中话,交交好朋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逃之夭夭  

2012-04-04 15:37:55|  分类: 农场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逃之夭夭 - 安琪 - 安琪的博客

   





       1974年下半年“四人帮”之一王洪文到崇明来视察,临走作了指示称崇明是长江口的一颗明珠,要进行开发。当然那时的开发不是与今日相同,搞什么亭台楼阁、旅游业什么的,也就是怎么种好地,把崇明建设成中国的“南大仓”。当时崇明有十个农场,是粮食的生产地。

      我们前进农场闻风而动,很快搞了个《前进宣言》,接着农场局在我们农场内开始搞定干试点。所为定干就是在连队里正式确定连级干部,连级干部作为国家干部编制,有农场局管理,但是不允许再参加农场职工的上调了,那时我们称这为“扎根农场”。那一年我们连队连长老严是62年学农业的中专毕业生,指导员老沈是围垦留下干部,他俩是正式国家干部。其他三五个副连长副指导员都不是干部编制。这次定干把我们连队的连级干部定位10--11人,也就是说要再添置3--4人,我被定位这次的定干对象。

      连长老严亲自到我家做我父母的工作。其实当时领导做任何事情我们都是没有发表意见权利的,要你留你就要留没有办法。老沈说我这次定位连队的副指导员,可我当时连党员都不是怎们可以呢?老沈说等政审后马上发展入党。场部为这一件事花了不少的功夫,将全场的定干对象集中在场部的小学校里办了两天学习班。我们连队老沈还叫我代表定干的年轻人上台表决心。场部将声势搞得大无比,每个上台表决心的人都是慷慨成词激昂万分,有的甚至是热泪盈眶,要为农场的建设贡献毕生的力量。最后还搞了一个赛诗会,我也写了一篇散文诗到台上进行配音诗朗诵。不知怎么的我这个很少激动的人,也会激动的近似疯狂。可以说应了一句话:上帝要叫你死亡先叫你疯狂。

      从场部学习班回来,安静后我说不上来是好还是坏。我在连队里有两个理想,一是能被推荐上大学,二是早早的上调。74年夏天来了一个上大学的指标,浙江农学院。老沈说先要给大田班的同志去,张伟年走了我难过了好一阵子。只盼着上调吧,这样一定干且不永远在农场了,心里真是不甘。这天王学道来了,他也是定干的对象因为他原是饲养班的班长兼兽医,我们工作上走得较近,关系也蛮好。他说据可靠消息我的政审没通过,定干泡汤了。我一听一下子懵了有点不知所措。台也上了决心也表了,现在这样子了,骑虎难下。王学道点了我一句:马上要讨论上调的事了。我的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。一定要离开农场,这次如果不走以后不知还会怎样呢?

      我决定孤注一掷找老沈。当我提出要这次上调的意思后,老沈脸色铁青的看着我说: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人敢找我提出要上调的。当时的我已是不顾一切了,用上海话说就是横竖横。我说你们作为领导在没有政审的情况下,为什么叫我做这一切,这是对我极大的不负责。说心里话老沈一直对我很好的。记得我有一次在写一首小诗,把自己比做田埂边的一个小草,任人踏任人踩,可还年年顽强的发芽。不巧被老沈看到,他还说你不是小草,应该是一棵小树苗,会长成才的。但是到现在我也顾不上了,向老沈发泄着心里的不满。老沈说场部的技术科一直来要你,放你到场部去好了。我说我不去,农场里有那么多我的同学,场部技术科、仓库、养鸡场哪哪都有认识我的人,让我今后怎么工作。我一定要走,要不我就矿工不来了。老沈说你太放肆了!我二话没说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的晚上六点钟连部的办公室里,讨论着上调的名单,那办公室的灯光一直亮到半夜12点。那一夜有多少人彻夜未眠啊!宿舍里大家都睡了,我一个人在等着,命运之神到底会不会眷顾我呢。我把参加会议的十个人算了算:老严他到我家做工作的,把我说的花好桃花,什么留在农场大有前途。现在这样了不会反对我走的。小李子好姐妹绝对支持我、王学道支持、徐胜和老班长不会反对、副连长阿康只干活不说话的好人、阿若读书人不会坏人事的......我扳手指扳来扳去,知道最后还是要看老沈的。半夜12点了我已经是昏昏欲睡,窗玻璃被敲了几下,我一下子惊醒了一个激灵跳了起来,走到外面。王学道来了他说成了,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。接下来他说什么我都没听清,他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的中午连部贴出了上调名单的红喜报。王学道来告诉我昨天讨论的情况。因上调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事情,所以是一个个人讨论的。名额是连队人员的10%。老沈一直没有提出我的问题,到还剩最后一个名额的时候老沈提出了我的事。他说事情搞得很被动,再让我留在这里是对我的不负责,大家看看是不是让我在这一批走了。所有的人都不反对。老沈又说这次金山刚刚筹建要我们农场去400人,场部希望我们连队出一个带队的,要不让我去带队。这时徐胜和发言说既然让人走了就不要什么金山了,直接上海算了。老沈没表示反对事情就这样决定了。晚上连队里给每个上调的职工办了户口证明。我连夜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出送。第二天早早的离开了连部。

      逃之夭夭,三年,这个叫我即爱又恨的地方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