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琪的博客

说说心中话,交交好朋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不让梨”的孩子未必比孔融差  

2012-05-11 18:56:05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引用》孟淮

近日,一道“答错了”的考题在微博上火了起来。一位来自上海的父亲,将自己孩子的一道被老师判为错的考试题在微博上“晒”了出来。试题题目是“如果你是孔融,你会不会让梨?”这位小朋友答道:“我不会让。”旁边就是老师用红笔划下的大大的红叉。孩子的父亲很奇怪,便问小朋友,明明知道孔融让梨的故事,为什么还要这样回答。而这位一年级的小学生解释说,孔融才四岁,不相信他会让梨。孩子的率真,和老师判卷时的教条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一时引来诸多讨论。

 金羊网堂吉伟德的评论中写道:“教育本身就兼备德育的功能,甚至要将其作为第一要素。‘让’是一种道德要求,一种主流,一种无以回避的价值取向,‘不让’所包含的自私注定难以被教育本身所容忍。”然而作为一名一年级的小学生,“‘不让’是一个他内心的真实想法,他说出了‘自己心里话’,敢于表达真话又是做人基本的素养。如果为了得高分,或者取悦于老师,说出违心的话,这样的人岂不是无德?”燕赵晚报认为,“争论到此,‘让梨’与‘不让梨’的问题已经成为一种‘道德悖论’:到底是‘敬老’对,还是‘诚实’对,把学生置于一种两难选择的境地”。

既然,教育的一项重要功能是德育,那么做人,诚实必然是首位。如果认为一个孩子不想让梨显得自私,大可通过后期教育的方法,让他慢慢改变思想。在语文试卷上硬生生的打叉,表示“你错了”,似乎不是那么好的方法。再有,如长江网评论所说:“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原本就不应该具标准答案的说法,因为语文总是主观居多的成分在,对于‘孔融让梨’这样的题目应该做的是开展所谓的‘头脑风暴’,进行所谓的公开讨论,只要小学生们言之有物,就不能算错误。”重庆时报时言平在文章中感叹道:“在标准答案的绑架下,语文这一自由且极富想象的认知学科变得僵硬而逼仄。而这种僵硬和逼仄,又是简单粗暴的意识灌输和道德捆绑所造成的。若教育理念不开放,若过度的意识灌输不退出教育领域,再多的阐释也等于徒劳。”

在我们对这种僵化的教育理念感到惋惜时,其实这位“不让梨”的孩子倒是点燃了一点火光。他的答案在被老师判为错后,他没有立刻改正答案,而是向自己的爸爸解释自己的想法。燕赵晚报评论认为,这位小朋友的做法至少有两点值得尊重:“一是自己怎么想就怎么答,诚实,不虚伪;一是勇于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”,这种精神“要鼓励,不能打击”。敢于坚持,不惧怕老师的“权威”,难道这样的孩子不该欣赏吗?

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那位传说中的神童——孔融吧。人人熟知孔融让梨的故事,而对于他让梨之后的几乎全部人生却不是人人都了解。因此对孔融的推崇是在“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”的基础上建立的,不得不说有点盲目。东方早报评论中这样介绍到孔融其人:4岁时聪明的小大人,不多久就展现了自己的真面目,实打实的把自己的生活、工作和待人接物都变成了行为艺术。孔融觉得父子母子本来就没什么亲情与关系,孝慈都是假的:“父之于子,当有何亲?论其本意,实为情欲发耳。子之于母,亦复奚为?譬如寄物缶中,出则离矣”这种议论,与小时候那个“让梨”的儒家道德标兵堪称两个极端,被曹操借此“大逆不道,宜极重诛”,孔融56岁那年,一家被砍。

如此相比,坦然质疑“孔融让梨”的一年级小学生,和这位世世代代被奉为“孝悌典型”的孔融,哪一个更应该得到那个大大的红叉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