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琪的博客

说说心中话,交交好朋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认识的几个“右派”(原创)  

2012-06-17 13:18:36|  分类: 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前几日在博客中和博友议论反右的事情,虽然议论已过。不知为什么这几天中,我的眼前会经常的浮现出,我认识的几位当年的“右派”。事情虽然已过多年,但是这是当事人和知情人心中永远的伤痕。我想把他们的事情当做故事讲一讲!

贾老师

      我就读的小学是一所在解放前的教会学校。所以我们的老师中有不少是解放后的留用人员,贾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位。贾老师每天都穿的很正式,烫过的头发永远没有乱丝。贾老师教我们的算术,对学生很和气,上课从来不大声的责骂任何一位同学,但是她也从来没有笑容。所以同学们看到她还是有点害怕的。当时在学校我是个小干部,经常出入老师的办公室。有一次,我到办公室去交同学的作业,听到了老师们的议论。

      贾老师的丈夫是我们区里XX中学的化学老师,解放前的复旦毕业生,家里是资本家。在反右的时候,不知胡说了些什么,被打成了右派。右派是不能给学生上课的,于是这位老师就被安排在化学实验室里洗瓶子。但是洗瓶子也要接触学生,可能怕他把反动言论灌输给学生吧,又被发配到厕所工作了。你想一个出生大资本家的,复旦毕业生。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  一天,他对妻子贾老师说:我实在无法活下去了,我想走了。我如果走了你一个人要抚养五个孩子太困难了。(当时贾老师有五个孩子三女二男。)我走时帮你带走两个,就带阿二和小五吧!贾老师当时还不相信他会这样做,说:不要胡说八道,慢慢熬,日子总会过去的。孩子都会长大,扫厕所就扫厕所,只要我不在乎就可以了。就在这一天贾老师的丈夫不知从哪搞来来了氰化钾,也有人说是三钠,他把它溶于水中让阿二和小五喝。小五还小只有三岁不懂事就喝了,阿二已念小学不肯喝这水。贾老师的丈夫自己也喝了水。大概他喝后又后悔了,当时家中没有大人。贾老师的家是一幢二层的小楼,他抱着已经昏迷的小五从楼上走下来,倒在二楼到一楼的楼梯上一起死了!

      当时阿二没跟他们走,怪的是第二年阿二竟然得了白血病,家中没钱治疗三个月就死了。大家都说是贾老师的丈夫把她带走了!从此以后贾老师在就再也没有笑容了!

      今年。我们学校百年校庆,同学相聚谈起贾老师,才知她在十几年前就走了。不知她和丈夫、阿二、小五是否相会!

李老师

      李老师是我的家乡,一个小城市里一所中学里的物理老师。据说当时在整个城市里,他的物理教学是有名的。于是有点骄傲有点狂!反右的时候对领导大提意见,认为外行不能领导内行,因为他们的校长是个从部队下来的老干部。连《红楼梦》是谁写的,《水浒》的浒字怎么念都不知道。成了右派之后,李老师的妻子马上与他离了婚。当时可能没有办法,领导不停的做工作,考虑到两个孩子今后的前途,无奈之举!李老师被下放到农村去种地,一个颇有才华的青年教师的前途就此结束了。

      可叹的是,李老师的母亲。首先要说明一下是他的继母。李老师的亲生母亲去世了。他的继母丈夫去世后,带着两个孩子嫁给了李老师的父亲。继母的两个孩子,儿子在美国女儿在香港。没有反右这件事发生时,她准备到美国、香港看儿子女儿的。面对这样的情况老太太毅然决然的决定,跟儿子到农村去为儿子烧饭。她说:儿子下工回来家里没个做饭的怎么活!这位老太太是大家闺秀识文断字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。这样的一位老太太,整整二十年在农村为她的继儿子李老师做饭!文革前她的孩子几次从美国香港来接她,也无法说动她的决心。

      平反后,老太太要到美国去看儿子了,李老师跪在她的面前说:娘,你别走,让我好好的伺候你几年!老娘说:孩儿,娘知道你的心。娘想去看看你的兄弟和妹妹,再不去怕看不着了。老太太走了后来在香港仙逝!

曹叔叔

      曹叔叔的姐姐55年嫁到上海来,当时家中就有一个弟弟了,于是曹叔叔跟着姐姐到了上海。当时工作到是挺好找的,加上曹叔叔初中毕业文化,进了政府机构当了个司务长。这年轻人平时喜欢打打闹闹,开会时口无遮拦胡说八道。反右时竟然被定了个右派,遣送到青海农场改造。后来曹叔叔回来后对我们说:听过那歌吗?敕勒川,阴山下,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我们那就是这样的!没有人烟,没有文化,没有歌声、没有笑声......什么都没有。我几次想死了算了,这辈子完了!

      后来文革初期,劳改农场来了个女子,这女子的丈夫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后自杀了,她不服进京上访。同样以反革命罪发配到青海了,还带来了一个仅仅三岁的女孩!曹叔叔原来在上海时是干食堂的,所以在农场也在食堂工作。这女子因为有孩子也分在食堂工作。两个苦命人相互照顾,曹叔叔在青海农场结婚了。

     文革结束,平反后曹叔叔被安排回上海,在市政协的食堂工作。可笑的是,后来知道:当时曹叔叔是右派预备队,名额不够才被顶上去的。你说可悲不可悲!他的女人也被照顾到了上海,并且给办了退休。现在曹叔叔也退休了,和女儿生活在一起,女儿很孝顺,曹叔叔说他现在很幸福!

      这些都是我身边的人和事,和他们都相识相熟。都是一些真实的故事。现在谁也不愿意再去想那些痛苦的时代,当时谁也不会忘记那些痛苦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