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琪的博客

说说心中话,交交好朋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沈  

2014-07-23 16:51:24|  分类: 农场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老沈 - 安琪 - 安琪的博客
 




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同学们一起议论起在农场的岁月,我的那些日子里有一位绝不可缺少的人物------老沈。

       老沈,我们连队的指导员,在连队说一不二人人惧怕的角色。

      第一次看到老沈是在连队的大会上,那时正是特殊的年代,我们这些特殊的娃娃,(不要笑我自称娃娃。我到农场的时候还不到17岁,就是个娃娃。)来到了那个特殊的地方。连队每周都要开上一两次大会,我们这些人刚到连队开大会当让是不可缺少的事情。吃完晚饭大家拿着小板凳来到食堂。所有的人包括老职工都坐着等待会议的召开,有个别的人在开小会,会场里有着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       这是老沈出现在会场的大门口,老沈大概有一米八十以上的身高,四方脸。由于常年在农场的关系脸被阳光晒得黑黑的,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那天没有一丝的笑容。会场里马上安静了下来,没有了一丝的动静。老沈背着手走到台上,大叫一声:给我押上来!只见有十几个人被押到了台上。我目瞪口呆的坐在那儿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接下来老沈一一介绍:这是老旷工xxx,这是破坏生产的xxx,这是参加赌博的xxx.....原来都是些坏蛋呀。老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希望我们刚刚来的新同学要远离这些人,不要和他们交朋友,在连队好好学习努力工作,做一个毛主席的好战士。从那天起我对老沈有着一种敬畏,敬而远之的敬畏。
      
       连队的老职工告诉我们。在我们十六连一切都是老沈说了算,所有的人都怕老沈,因为他掌握着每个人的生死大权------上调。让谁走让谁留都是他说了算。老沈的最强项就是抓阶级斗争,连队开大会钟声一响所有的人很自觉的来到会场。接着武装民兵查宿舍,谁要是不来开会马上押到台上站着。这算是批斗还是我们小时老师罚的立壁角,至今我也没搞清楚。反正谁也不敢自说自话的不去开会,站在台上太难为情了。

       上海郊区的农场干活是很累的,冬天开河春夏双抢三枪没什么闲的时候。连长老严每天和我们职工一起起早贪黑的干活,整天是一身的泥巴,好歹也是个中专毕业,弄得像个老农民。在我的记忆中老沈是从来也不干活的。老沈是当初开垦崇明时留下来的干部,全家都在崇明农场里,老婆在场部的锁厂工作。老沈的老婆绝对的好老婆,只要看看老沈每天打扮就知道了,因为老沈永远穿的是山青水绿的。夏天雪白的衬衫连我们女生都佩服。老沈的最佳形象,就是每到生产紧张的时候,手拿一个话筒,雪白的衬衫挽起的蓝色裤子,站在田头大声的鼓舞着大家:同志们,加油干!还有xxxxx就可完工了.......

      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和老沈的接触多了起来。渐渐的觉得老沈没有向大家说的那样的可怕,至少他对我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笑容的。有一次我没有事无聊之极,在写诗我把自己比喻成一棵长在田埂小草,任人踏来任人踩。老沈看了后还笑着说,我不应该是一颗小草,应该是棵小树苗,应该成为一颗大树。当时听了这话着实让我感动了好一阵。

        老沈总是很晚回家,有的时候明明连队没有什么事情,他坐在队部看报纸看上个半天才回家。有的时候他会到我们后勤这来走走。那时我早已经被调去养鸡了,在连队是很舒服的工作,老沈会到我的鸡棚来看看。在交谈中我知道,他原来是上海一家纺织厂的宣传干部,报名参加崇明的围垦留下来的。说到这时他低头说:哎,我的家属到今天还对我有意见。我不知该说什么,我是个小孩,和她的女儿一样大,不知该怎么回答或者怎么安慰他。我感到别看老沈平时很强大,内心一定也是有脆弱之处的。当时我好像感到他蛮可怜的。

         在连队老沈的确对我是另眼看待的,有一次解放军来帮助我们耕地,老沈让我写一篇文章赞扬他们。我写了一首朗诵诗,当时老沈很满意将我的诗用两块大黑板抄好放在连队的大门口。还让我到场部参加配音诗歌朗诵比赛。有一次双抢的时候,连队时间上有问题,老沈让我们养鸡班的人员参加清晨的拔秧工作。大田班都是两三点起来拔秧,然后回来吃早饭,吃完饭再去插秧。老沈在大会上说:全连要共同努力拿下双抢这一仗。他说:我和小毕商量了养鸡班的同志们也来支援我们大田班。会后大家拿我寻开心说:老沈和你商量,你不得了老沈何时和人商量过。从此大家都说我是老沈的红人。

      当时在我们连队是不准谈恋爱的,如果有人谈了恋爱被老沈知道了,那是倒了大霉了。老沈会在大会上一次次的点名,还会说:太好了,我们连队又多了两个扎根派。大家都知道老沈就是拿着手中的上调大权来压制我们,但是谁也没有办法。因为不管谁到了崇明都想早点上调离开那回上海的。老沈或许是利用了我们的弱点来修理我们的。

        虽然我和老沈说话交谈可以随随便便。但是有一点我总是看不惯他。凡是那些旷过工,犯过错误,或者家庭出生有问题的人,老沈从来不与他们讲话,如果讲话那就是教训他们。这对我很不习惯。那个时候大家都很困难,从崇明寄信到上海8分钱,过了江就是4分钱,所以有人回家探亲大家都会写好信贴好4分的邮票让帮忙到上海再寄。连队的有个老S因为干活干的实在太累了,将铁搭故意弄坏,被人打小报告到老沈那去,结果被押到台上批斗,算是个坏分子了。这天我要回上海大家让我带信,老S也让我带了,我看了他的地址后发现离我家只有百十米路,就叫他不要贴邮票,我将信直接投到他家信箱里去好了。一件小事不知怎么被人告知老沈了,老沈居然严肃的叫我今后要分清好坏,注意影响。那次我的心里实在是不服,也不敢多响。

         还有一点我对老沈看不惯的就是,他十分的不尊重连长老严。连队的人都知道老严只是干活的命没有一点权力。大家可以和他说说笑笑,错了也没关系。有一次为了我们养鸡班工作,我和老严争吵了起来,老严一怒之下叫我到13班去劳动。谁怕谁我马上扬长而去。真好老沈到13班来看到了我,老沈也不和老严商量,还在众人面前说老严乱弹琴,叫我马上回养鸡班。结果老严看到我只是用手点点我的鼻子事情就算过去了。其实老严真是个好人。
  
       每个人在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见解,都有自己的表现。思想意识都跟着时代走,用现在的话就是与时俱进吧。老沈当时可能在他的位置上不得不这样做。特殊时期大家都很无奈吧。不过在我离开农场这件事上我还是要感激老沈的。

       转眼离开农场已经30年了,不知老沈现在怎样了,上次我们一群同学会农场寻旧,只知道老沈回上海养老了,想来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。祝老沈安好!!!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0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